直播里的色情、僵尸粉和刷榜有多嚴重?我們體驗了一下

2017年,哪些直播平臺能活下來?如何才能活下來?在行業轉變關鍵節點,騰訊科技推出移動直播系列報道,深度還原過去一年直播行業的興起歷程、格局變化、泡沫、蛻變和出路,為相關從業者提供有價值的分析和思考。

直播里的色情、僵尸粉和刷榜有多嚴重?我們體驗了一下

移動直播成為2016年投資人創業者的新寵,直播市場日趨火爆的背后,卻伴隨著揮之不去的泡沫和陰影。色情、僵尸粉、刷榜等現象接踵而來,屢禁不止。

從直播平臺角度而言,面對愈發殘酷的行業競爭,為了獲取更多的用戶、更高的用戶活躍度、更多的收入和融資,都曾經或正在默許上述違規行為;而對于很多主播而言,對粉絲和金錢的渴求,則往往刺激他們不斷鋌而走險,游走在色情等灰色服務邊緣。

這種趨勢下,網絡直播的監管開始變得更加嚴格,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發布的《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于12月1日起正式實施。

只有真正解決了色情、僵尸粉、刷榜等難題,2017年的移動直播市場才能走向成熟,但據騰訊科技調查了解,截至目前,情況依然不容樂觀。

色情服務頑疾難除

據騰訊科技不完全統計,從2015年初到現在,便有易直播、趣播、花椒、KK開播、映客、藍鯨直播等數百家主打手機移動直播的產品陸續上線,陌陌、美拍等也上線了直播業務,定為在生活類全民直播和電競游戲直播等不同領域。

盡管各大平臺憑借請來明星助陣提升自己的名氣,但無可否認的是,內容同質化、盈利模式不清晰成為困擾網絡直播平臺的最大問題之一。

早期,這些平臺不得不思考如何在眾多相似的平臺中尋找差異化吸引更高關注度、留住核心用戶,并以此提高自己在直播榜單中的排名以便尋求到資本支持。于是,個別網絡直播平臺鋌而走險對播主打法律擦邊球的做法“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而一些主播為了增加人氣,嘗試用色情表演吸引粉絲謀取利益,這讓直播平臺難以擺脫打色情擦邊球的嫌疑。

“涉及情色等大尺度的內容在直播平臺上出現不可避免,觀眾想看,主播能就此獲得贈禮,只不過每個平臺把握的程度不同罷了?!币患乙苿又辈ス镜膭撌既藢︱v訊科技直言。

今年11月,綿陽當地檢察院公開宣判,映客女主播“雪梨槍”因制造、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被判處有期徒刑4年,并處罰金10萬元。3月,雪梨槍錄制的淫穢視頻曾在網上瘋傳。不過,映客官方對外聲明,雪梨槍雖然在該平臺注冊用戶,但并非在該平臺傳播淫穢內容。

這是移動直播爆發歷程中,對色情傳播行為最嚴厲的一次懲罰。但據騰訊科技了解,淫穢直播現象仍然屢禁不止,尤其是在諸多新上線的直播APP中。

近日,有用戶向騰訊科技舉報稱,一款名為Miss直播的軟件,深夜12點后便存在大量裸露、淫穢表演。

直播里的色情、僵尸粉和刷榜有多嚴重?我們體驗了一下

Miss直播平臺相關主播色情表演

騰訊科技發現,用戶在該平臺需要花20元購買會員后才可以觀看直播視頻,此外還提供有價值1元—200元不等的虛擬禮物用于打賞女主播。值得注意的是,該平臺除了直接的淫穢表演,還有主播通過提供其他社交平臺的聯系方式,把用戶轉移到私密群組進行付費淫穢表演。

對美女的感官需求,和對隱私天然的窺視欲望激發了屏幕另一頭觀眾們的荷爾蒙,這讓他們能在一個固定的直播間里停留一晚。更不乏有“土豪”不斷送花、棒棒糖、豪車等虛擬禮物,為的就是能和心怡的主播互動一句,以此得到內心的滿足。

不過在監管趨嚴和尋求長遠發展的壓力下,直播平臺也在嘗試打破色情枷鎖。這從一些直播平臺去公會化所做的努力上便能看出一二。在他們眼中,色情內容的產生和經紀人的趨利總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公會制度下,主播會背負流量、排名、引導用戶送禮這樣的任務,公會經紀人還會做崗前和定期培訓,這就導致個別平臺會出現違規事件,輕則穿著暴露、重則涉黃。而這是在線直播平臺不愿見到的?!币晃徊辉竿嘎缎彰哪持苿又辈撌既苏f。

在經過整治后,直接的色情直播或者其他服務已經很難在平臺看到,現在聯絡變得更加隱晦,相關的關鍵字有“開車”、“品茶”、“豪車”等,以此在各種群里傳達信息。

有業內人士向騰訊科技描述了一個典型色情直播群的構建方式:一般都是要建立兩個群,一個是體驗群,一個是總群。體驗群是免費進入,會安排一些女孩進行引誘性的表演,以此來吸引網友加入,而總群收費,會員需交費才能加入,會安排一些“秀女”定時進行淫穢表演,主要有單女表演、夫妻表演等。

該人士對騰訊科技進一步表示,這些所謂的“秀女”很多都是通過網絡直播平臺招募的,一些相對來說收入較少的主播在受到誘惑后加入總群,在現實中組織者和“秀女”往往不認識,而收入則會采用第三方支付平臺轉賬等多種方式支付以此規避風險。

在越來越嚴厲的監管政策下,目前各大直播平臺當然意識到打擊色情的重要性,對各類低俗現象進行了有效整頓,從大的趨勢而言,色情服務涉嫌違法,也無法長久,并非直播行業最終無法克服的頑疾。

虛假繁榮:泛濫的僵尸粉和“機器人”

直播的本質在于通過實時視頻這種介質使得主播與觀眾產生交流和互動,從而實現信息的傳遞,當然,對于主播來說觀眾和粉絲越多,直播的積極性也會越高,同時自己的人氣和收入也會得以提升。然而,在一些直播平臺上,看似熱鬧的直播間里卻充斥著大量虛假觀眾。

從現狀來看,直播平臺上的虛假觀眾一般來自兩種渠道,一種是由主播主動實施的刷粉行為,一種則是由直播平臺引入的“機器人”觀眾。

刷粉曾在微博等社交媒體流行之時大行其道,比如花20元就能讓上千個粉絲關注自己,不高的價格卻能換來粉絲數的瞬間暴增,看起來的確是個不錯的交易。隨著直播行業迅速崛起,僵尸粉又有了新“舞臺”。

在淘寶和多個直播QQ群中,騰訊科技發現了多個以“漲粉”、“包熱門”為關鍵詞的賣家。其中某家淘寶店鋪里對映客、YY、一直播等平臺的漲粉價格明碼標價,1元可以換取1000粉絲,50元可以上全國熱門。目前該店鋪的成交量已經超過5萬單。

直播里的色情、僵尸粉和刷榜有多嚴重?我們體驗了一下

某賣家提供的刷粉套餐

該賣家告訴騰訊科技,要在購買后在訂單留言處備注平臺賬號,付款后把賬號發給店主。賣家提到,這樣購買的人氣都是機器人數,只是掛機,但無法互動和評論,只是增加直播人數,而人氣的作用就是增加上熱門的機率。也有一些賣家提供真人粉絲,但價格比僵尸粉貴10倍左右。

買粉刷熱門似乎已經成為直播圈公開的“秘密”,這種操作正在變得批量化和規?;?。

據騰訊科技了解一些直播平臺的熱門主播都會有專門團隊或者經濟公司幫忙運作,包括對主播進行包裝和推廣,還會幫助主播買粉絲、買道具。

其實這種做法早在直播秀場的公會時代就已經成為常態,公會會想盡一切辦法幫助主播上熱門。這種做法正在移動直播時代延續。

有報道稱,一些網紅經濟公司會向直播平臺大量充值獲得五折優惠,然后把這些虛擬貨幣用在旗下運作的網紅身上?!捌鋵嵾@對于我們來說很正常,誰不想自己帶的主播人氣高一些?”某經紀人如此表示。

一位直播行業的投資人士對騰訊科技表示,個別平臺會為了追求短期的利益,有時會縱容主播的刷粉絲、刷熱門,甚至會出現刷榜行為。

除此之外,機器人觀眾在各大直播平臺上也扮演著重要角色。

此前有媒體報道,某用戶曾嘗試在映客黑屏直播,依然會有數十個“觀眾”進入直播間。而這些觀眾的ID均以固定號碼4000開頭,后面5個數字則從02865排到18850,映票和送出基本都為0。

在其他直播平臺上,類似的現象也都有發生。昨日,便有媒體體驗調查后,聲稱來瘋直播的機器人比例高達400:1。

騰訊科技在花椒直播上以“黑屏測試”為標題開了一個直播間,直播期間將手機攝像頭遮擋住,屏幕中并未出現主播的任何畫面。

即便如此,在開播的30分鐘時間里,仍然有76粉絲進入直播間。而當騰訊科技點開前50名進入直播間的觀眾時發現,其直播賬號均以1992~1998為開頭,而騰訊科技測試的主播賬號為3710開頭,此外這些觀眾的等級通常在LV1~LV4級,關注的人和粉絲數都較少,且送禮和收禮數量幾乎為零。

騰訊科技通過梳理這前50位進入直播間的觀眾,還發現這些賬號是有一些規律可循的,即賬號前四位和賬號等級呈遞增狀態。

也許是為了讓直播間里的“機器人”顯得更加逼近于真人觀眾,此次黑屏測試過程中騰訊科技發現一些“機器人”甚至在主動與主播互動,“這個發型挺好看啊”、“就喜歡你這種風格”、“太好看了,很養眼”,然而這些評論卻與黑屏直播的內容完全不相及。

直播里的色情、僵尸粉和刷榜有多嚴重?我們體驗了一下

騰訊科技在黑屏直播時的評論截圖

刷粉和機器人觀眾也許確實能帶來短期的“熱捧”假象,但長期來看,無論對于主播還是平臺本身,都有極大傷害——虛假人氣必然帶來不公平的競爭,更多的優質直播內容被虛假人氣所埋沒,用戶看不到優質內容,會逐漸從平臺流失,而且這樣的流失是不可逆的,對品牌來說是致命傷。

行業監管趨嚴 泡沫終將消散

隨著移動直播平臺上問題頻出,行業監管也正在趨嚴。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曾與11月4日發布《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該規定從12月1日起正式實施。

《規定》明確,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和互聯網直播發布者在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時,都應當依法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資質,并在許可范圍內開展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

此次新規明確要求了互聯網直播服務從業機構需要有服務資質,一個是“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資質”,另一個是視聽類資質。

早在今年9月,廣電總局要求直播平臺需持有《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申請單位則需要滿足“為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單位”,且注冊資本應在1000萬元以上。而截至目前,行業內拿到此證的平臺僅有YY、虎牙、一直播、戰旗、映客等少數幾家。

此外,《規定》要求互聯網直播服務提供者應對互聯網新聞信息直播及其互動內容實施先審后發管理,提供互聯網新聞信息直播服務的,應當設立總編輯。

監管的效果很明顯。本月6日北京市網信辦曾通報稱,自《規定》正式施行以來,快手、花椒、六間房等北京屬地直播網站已封停數千個違規賬號并下線或關閉數千個違規節目。

而針對未取得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資質并從事此類業務的賬號,快手直播封停了103個,花椒直播封停了70個。同時,一直播清理下線各類違規節目2458個,封停違規賬號3124個;六間房封停違規賬號1228個;360水滴直播關閉了存在泄露隱私隱患的直播節目662個。

可以預見的是,隨著行業監管趨嚴和行業發展回歸理性、泡沫逐漸消散,未來一定會有少數幾家大體量型的移動直播平臺勝出。而在這之前,一場不可避免的行業洗牌正在悄然到來。

·END·

 

移動應用產品推廣服務:APP推廣服務? 青瓜傳媒信息流

本文作者@相欣 由(青瓜傳媒)整理發布,轉載請注明作者信息及出處!

78

本文由青瓜傳媒發布,不代表青瓜傳媒立場,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http://www.9808736.buzz/31322.html

聯系我們
公眾號
国标麻将番型 雷霆vs马刺第六场 幸运飞艇是人为控制的吗 内蒙古快三开奖直播 甘肃11选5数据分析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老版 丫丫陕西麻将_俱乐部 广东麻将十三幺怎么胡 北京快乐8打法技巧 深圳风采计划 贵州快三下载 上下分的麻将软件 kk互娱卡五星 云南快乐十分预测技巧 河北排列7技巧 排列五势图综合版走势图 兴动哈尔滨麻将漏宝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