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魚終于要上市了,5G商用又會為直播帶來哪些新機遇?

斗魚終于要上市了,5G商用又會為直播帶來哪些新機遇?

 

跌跌撞撞一年多后,斗魚的上市之路終于要沖刺撞線了。媒體報道,斗魚計劃于7月17日登陸紐交所。

這距離斗魚首次發布招股書,已然過去了3個月。期間,斗魚等來了自己扭虧為盈的2019年Q1業績,悄然擺脫了“流血上市”的標簽,給招股書換上了一個更為積極的基調。

根據更新后的招股書,斗魚2019年Q1營收14.89億人民幣,凈利潤為1820萬。

斗魚終于要上市了,5G商用又會為直播帶來哪些新機遇?

雖然這樣的財務數據并算不上多優異,但相比于此前連續三年數億金額的虧損,再相比于那些已經黯然退場的玩家,這個成績已經算不錯了。

去年12月,網易旗下擁有6000萬用戶的薄荷直播宣布關停。非止于此,因為業績不達標、經營困難,熊貓TV、全民直播等曾經在風口浪尖上的名字也相繼傳出關停的消息。

實際上,自16年底直播風口逐漸收緊,大批聞風而來的直播玩家就已經難以為繼,狂熱的情緒迅速降溫。從曾經瘋狂賺錢的風口跌落,直播行業和即將上市的斗魚,將去往何方?

一、「起伏跌宕直播江湖」

直播,尤其是秀場直播,對互聯網來說早就不是新鮮事了。

早在2005年,9158的創始人傅政軍,就受到韓國視頻交友平臺的啟發,成立了陌生人交友社區“久久情緣”,并很快改名為更好記的9158,諧音“就約我吧”,并調整定位為用戶互動性更高、參與門檻更低的在線“KTV”。

斗魚終于要上市了,5G商用又會為直播帶來哪些新機遇?

蘊含時代特點的9158宣傳圖

主打“農村包圍城市”的9158,通過“美女”“交友”等賣點,吸引了不少無聊、空虛的看客們,并且迅速讓直播行業成為了線上娛樂中的吸金利器:在9158,有人一擲千金為喜愛的主播送上999朵“虛擬”玫瑰,也有人在主播生日當天送出價值50萬的1128架“虛擬”飛機。深耕四五線城市,9158默默成為了“悶聲發大財”的典范。

而直播中的另一個重要類別——游戲直播的興起,則要等到2012年,歡聚時代(YY)推出了游戲直播業務YY直播,也就是后來的虎牙,成為國內首家開展游戲直播業務的公司。做游戲語音連線起家的YY,有很好的游戲用戶受眾基礎,因此新增的游戲直播業務也迅速得到了市場的認可。

2012年歡聚時代(YY)、2014年9158相繼上市,讓直播業務一下子暴露在了聚光燈之中,大眾才意識到原來還有直播這么一個能夠快速造血的業務模式。以9158為例,在上市前一年的2013年,9158的營收已經達到5.48億元、凈利潤2.06億元,且過去連續三年都在翻倍增長,盈利能力讓人艷羨。

直播行業的這兩位早期頭部玩家已經在譜寫造富神話的時候,今天故事的主角才剛剛完成啟蒙。

2013年AcFun推出直播模塊“生放送”,最初以LOL、DOTA等熱門游戲為主要內容,直播+彈幕的組合引發了空前的反響。次年1月,當時AcFun的股東之一陳少杰,以付出大部分股權為代價爭取到控制權,將A站“生放送”正式更名“斗魚”,對標當時還沒改名的YY直播,從此以后邁上了獨立發展的道路。

斗魚終于要上市了,5G商用又會為直播帶來哪些新機遇?

斗魚掌門陳少杰

而隨后15年移動直播的意外爆發,則給所有直播行業玩家的發展都裝上了加速器。

2015年9月26日,王思聰在微博上高推了自己投資的移動直播應用“17”,讓其下載量迅速攀升,登頂蘋果App Store中國區榜單。但登頂僅三天后,17就因為“涉及不雅內容”被蘋果下架。不過17這場突如其來又戛然而止的狂歡,已經足以讓市場意識到了移動直播的潛力,在其帶動下幾乎所有移動直播軟件的下載量都開始暴增,移動直播也迅速成為了資本追趕的新風口。

奉佑生的映客、周鴻祎的花椒,都是在這個時期浮現出來的移動直播新秀,包括一手引爆“千播大戰”的王思聰也以親手打造的熊貓TV,高調加入了戰局。

斗魚終于要上市了,5G商用又會為直播帶來哪些新機遇?

為王思聰量身打造的國民女神養成真人秀《hello,女神》后因低俗被叫停

憑借王思聰的人脈和資金實力,熊貓TV不斷花重金從其他平臺“挖角”頭部優質主播,短短幾個月就登上了國內游戲直播行業第三的位置。但也正是熊貓TV這種“拿錢開道”的方式,激化了直播行業的挖人大戰,從而促使行業進入一個燒錢的惡性循環中。

直播運營模式單一,盈利大部分來自于粉絲打賞,內容又同質化嚴重,高度依賴明星主播;而毫無契約精神的挖人大戰,又導致主播的身價水漲船高,再加之昂貴的寬帶費用,燒錢大戰直接釀成了直播行業催命的毒藥。

燒錢大戰進行到2017年元旦的時候,大部分競爭者就都倒在了燒錢的道路上,就連始作俑者之一的熊貓TV也沒能逃過這個宿命。今年3月,苦苦掙扎的熊貓TV,在持續了數月的主播欠薪討薪風波以后,終于宣告破產停運,又給直播江湖的落幕增補了一個注腳。

于是,在不到5年的時間里,直播市場就已經形成了兩極分化,大浪淘沙后剩下來的幸存者所剩無幾?;⒀涝趶腨Y被獨立拆分出來之后,于18年5月成功上市。同年7月,曾經的后起之秀映客也敲響了港交所的鐘聲。

斗魚終于要上市了,5G商用又會為直播帶來哪些新機遇?

映客的敲鐘儀式上,奉佑生(左二)、朱嘯虎(左三)

而斗魚雖然在騰訊的多次投資支持下,成功跑成了行業頭部,但它上市的道路卻當真稱得上是一波三折。

去年在虎牙上市前后,斗魚就被傳即將上市,然而在遇到頭部主播盧本偉、陳一發兒觸犯監管紅線遭封殺,網貸廣告被舉報導致全網下架整改等事件之后,直到今年4月下旬,解決了內部問題的斗魚才得以正式向紐交所遞交招股書。

沒想到,這之后斗魚的上市計劃又再次陷入了沉寂,遲遲沒有任何動靜。

一直到7月2日,斗魚才更新了一版招股書,增補了扭虧為盈的19年第一季度業績,試圖用一個更好看的業績,去迎接資本市場的考驗。

二、「從資本的角度看斗魚」

根據媒體報道,如無意外7月17日斗魚將正式敲鐘,萬里長征一樣的上市進程也終于迎來了終點線。

不過想要打動投資者,參考已經上市的幾家直播企業的股價表現,斗魚所面對的挑戰仍然不小。

去年在港股上市的映客,今天股價已經跌到了1.48港元,相較于3.85港元的發行價,跌去了61.5%,連續多個交易日回購股份也未能止住跌勢。

而和斗魚同樣以游戲直播為主的虎牙,整體來說成績還是要更好一些,但在美股市場上也可以說是經歷了幾度大起大落,在以12美元發行上市后,52周最高價曾被拉到50.82美元,近期則回落到25美元上下徘徊。

雖然資本市場對于直播行業的態度算不上積極樂觀,但從幾家上市公司的財報數據可以看出,直播行業存活下來的這批選手,實際上都活得都不算差。

已經儼然是一家直播公司的陌陌,2019年第一季度凈營收達37.22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5%;在Non-GAAP的口徑下,歸屬于母公司的凈利潤為9.103億元人民幣,持續17個季度盈利;3月主App月活用戶還達到1.144億,創下了歷史新高。

更專注于秀場直播的映客,雖然還未發布第一季度財報,但從去年年報來看,2018年營收為38.6億元;2018年經調整純利潤則為6億元,處于盈利狀態;同時全年月平均活躍用戶年同比增長12.3%,達2548.7萬——盡管秀場直播被整體看衰,頭部玩家還是依然有用戶增長。

虎牙財報則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虎牙總營收16.3億元,同比增長93.4%,其中來自直播的收入為15.5億元;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虎牙凈利潤人民幣1.3億元,同比增長94.1%,將近翻了一倍;付費用戶數540萬,同比增長57.4%。

不過,作為本次IPO主角的斗魚,在財務表現上與已經上市的幾家相比,就要遜色一些了。

根據斗魚招股書,2016-2018年斗魚的總營收分別為7.87億、18.86億和36.54億,但2018年的凈虧損達到了8.76億。其中,高達27.9億的收益分享和內容費用(Revenue sharing fees and content costs),就讓斗魚在利潤上有些吃力了。

新增補的數據中,盡管斗魚2019年第一季度營收為14.89億元,相較去年同期增長123.4%,同時成功扭虧為盈,但收益分享和內容費用也隨著業務的增長,從18年Q1的4.83億元,增長2019年Q1的10.67億元,同比增幅120.9%。

斗魚終于要上市了,5G商用又會為直播帶來哪些新機遇?

不過,從長期業務表現上來說,擁有年輕、活躍的用戶群,讓斗魚依然有故事可以講。

數據顯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斗魚分別擁有9870萬,1.821億和2.536億注冊用戶,MAU也從2016年的8560萬增長至2017年的1.126億,2018年的1.364億。根據最近增補的數據,2019年第一季度,斗魚PC+移動端的月活躍用戶達到了1.59億人。

而在付費轉化上,斗魚第一季度銷售與市場費用同比增長61.1%的付出,似乎也換來了應有的結果。從目前公布的數據來看,斗魚在第一季度的付費用戶數量從去年同期的360萬,上升到了600萬,反超了虎牙第一季度的540萬。

斗魚終于要上市了,5G商用又會為直播帶來哪些新機遇?

斗魚招股書數據亮點

除了年輕、活躍,愿意為游戲直播付費的用戶以外,近兩年電競的風口,也給了斗魚和虎牙一些機會。

2015年游戲直播平臺的崛起,帶動了資本市場對電競行業產生關注,政策也開始出現一些傾向性。

而17年S系列賽在中國舉辦,一眾電競企業拿到融資,作為國內頭部游戲廠商的騰訊也將電競獨立成了業務線,進一步推動電競業務的發展。2018年IG奪冠則徹底引爆整個市場對電競事業的關注,電競也由此能夠反哺游戲直播,給了游戲直播不少新的機遇。

斗魚在招股書中也在積極向電競靠攏,將自己形容為“電競價值鏈上的先鋒(a pioneer in the eSports value chain)”,本次上市募得的資金也將部分被用于向用戶提供高質量的電競內容。

據統計,2016年至今斗魚獲得了29個全球性及全國性電競賽事的獨家直播權,包括《英雄聯盟》《絕地求生》《DOTA2》等;而在2018年斗魚直播了約337場電競賽事,承辦了85場電競賽事。

雖然目前電競行業還是游戲廠商和運營商的天下,直播平臺先前試圖通過線上賽事直播付費等方式獲得收益的嘗試,效果也差強人意,但隨著電競市場的影響力進一步擴大,電競賽事運營和直播,未來還是有可能成為直播平臺在打賞收益分成以外的另一個增長點。

三、「直播的進化和未來」

對于每家上市公司來說,敲鐘都僅僅是個開端,后續還需要面對的,是更為嚴格的資本市場考驗。

那么對于斗魚以及其他直播行業的玩家來說,直播市場未來的方向可能在哪?

首先,技術的推動就有可能為直播帶來一些新機遇。譬如說,5G商用就可能給視頻直播帶來一些新的變化。

4G的普遍應用,是移動直播興起的一大要素,而在速度更快、延遲更低的5G環境下,戶外直播將會更流暢,直播畫面也將有品質的飛躍,而AR直播等技術也可能得到更廣泛的應用和支持,這些變化都可能會給直播領域的品類、內容形態等,帶來新的變化。

同時,跳出純直播平臺,直播的工具化也存在新的機遇。過去幾年,直播已經從獨立業務形態,演化為了各類平臺變現、提升時長、優化業務的有力手段。

對短視頻平臺來說,直播就是商業化利器。根據界面新聞報道,以直播為重要商業化方式的快手,2018年直播收入就達到了200億元左右。

而對淘寶這樣的電商平臺而言,直播則是曾讓淘寶頭疼的“6秒日均用戶時長”問題的靈藥。

曾在阿里做過5年商家運營的大播近期在「42章經」分享表示,現在用戶在淘寶直播上的人均停留時長已經達到了 60 分鐘。

而像李佳琦這樣的BA型直播主播,也證明了淘寶直播帶動轉化、提升銷售的能力。2019年,淘寶內容事業部總經理聞仲宣布將“打造200個銷售額過億的直播間”的目標,繼續在淘寶直播上下重注。

此外,微博收購一直播,在明星直播、影視宣發方面為微博的大娛樂生態提供支持;騰訊接連投資斗魚、虎牙、企鵝電競,在游戲的核心業務版圖上,為自己構建流量、內容以及聯運的護城河——這兩個案例,都是在利用直播產品與核心業務板塊形成協同,試圖構建“1+1>2”的競爭優勢。

對于純直播平臺來說,在這樣的全網直播工具化的前提下,技術支持合作以及技術授權,也可能能成為一個營收來源。

而對斗魚本身而言,從13年跑到今天,6年長征終于要到頭了,面對電競這樣的新市場,5G這樣的新技術環境,以及直播工具化的新行業趨勢,究竟該抓住、能抓住哪一個機會,也將決定下一個五年、十年斗魚的未來。

 

作者:嘯天 小軍

來源:深響(deep-echo)

本文由青瓜傳媒發布,轉載聯系作者并注明出處:http://www.9808736.buzz/147220.html

青瓜商務通 找客戶 找服務
企業微信

商務合作QQ:1130357073

運營大叔公眾號
青瓜通小程序碼
国标麻将番型 沙巴体育正规网址 香港赛马会白小姐论坛 体育彩票泳坛夺金 送彩金捕鱼 棋牌平台刷流水 正规极速快乐十分官网 河北11选5任选4复式 河南快赢481是真的吗 好会理财官网下载安装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登陆 vr赛车是正规彩票吗 超级大乐透周一走势图 河内5分彩开奖直播 二肖中特·免费 福彩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